淡如水

烦心

自己不够优秀,学校不好申请。因为自己不够优秀,所以担心学费,唉。好好考试先吧。

2016-11-28

惯性般的依赖性惰性

我记得三年前保华说我怎么这般依赖人,当时的折射点只是我和呆鹅一起申请创新项目,我死活都要和呆鹅一组。其实,那不是依赖,确切的说是人的惰性。长久以来习惯和孤独相处,让我学会了和自己对话。想和熟悉的人一组,那只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罢了,特别是面对一群不熟但你却必须强颜欢笑的维持加改善关系。有了一个熟悉的人,我便可以继续高冷下去,尽情的享受着自己的内心世界,因为这个熟悉的人可以为你去调节一个团队的气氛。
人本来就是一个矛盾体。而我,确是一个负能量矛盾体。能百变小樱般秒变交际达人,可是内心却无比的厌烦。正如一切原核生物最大化的利用每一份能量,无限量的尽最大能力存活下去。于我,说话便是在浪费能量。或则,...

2015-05-08 热度:1

练习

每天晚上拧开煤气洗澡,亦如每晚练习着如何离开。觉得整个世界都没有了意义,但如今活着的意义便是垂垂老矣的父母,不能白发送黑发。母亲总是骂道,常人是如此的敬畏生命,感恩父母给予肉躯,为何我确实如此的悲伤,愤怒来到这个世上。
或则,我至始至终都是铁石之人。

2014-07-23 评论:1

当最后一丝正能量被抽离

  近来,无比的厌世。不知道活着的意义是什么,估么是接二两三的失败无尽的摧残着。我讨厌自己,活了二十二年第一次这般厌恶自己,有时候失败是告诉努力者不够努力以至于不配拥有这一切。我不够努力,真的,因为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死躺在床上。你话我没有远大志向也好,或总是抱怨外环境的种种不好不自我检讨也罢。过去活得太过于积极向上,以至于正能量的透支。

  当最后一丝正能量被抽离。

  我觉得世界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,活着,只是对在世父母的一个交代罢了。

2014-05-29

纸箱

  阿姨用透明胶一圈一圈的缠绕着纸箱周围,没有放过一丝空白之处。抽气,压缩,封口,简单包装,一切都是这般顺手熟练。表姐今年在外留学已是第二个春节,每次放假回家我都会成为寄件人,因为英文地址只有我一人能准确书写。

  年三十的这天,我又和父母吵架了。每年都有一出戏,我若不是主角,也必然是配角。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,回来面对家庭的矛盾,被母亲拿与别人比较。问题,我已经是二十一了。家庭的矛盾,我鲜少与他人讲述,包括夏碎。她有追问过,但我总是轻描淡写。因为,伤口即使一直处于腐烂状态,我也不愿意让世人看见,那就一直让它烂着吧。

  假面,是一...

2014-01-30

树洞

树洞之于我是多么的重要,呐呐自语。

2013-01-11

© 淡如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